半年誌(其實九個月了)

這個blog已快一年沒有新東西發了,原因無他,事多而貧,心神不寧。倒是想要寫些深的,找着找着資料,卻又百事纏繞,一存草稿許久不寫,也就可能失掉寫的興趣。這篇也是如此,明明是6月30日起的稿,卻又拖延症發作,一拖就拖到九月,這種拖延症甚至蔓延到了一些必須回應或需要有所動作的事項上。
過去的日子讓人非常疲倦,每個月每天都在不要命地工作。當一、二月還在為中環灣仔繞道這個問題兒童奔波無眠,到三、四月又忙着張羅調查報告和旅行時,卻不曾料到一個逃犯條例會把所有的事情都打亂。從四月到現在,幾個月間的心情如同坐過山車。
四月自重慶回來後,議會內的情形越發惡劣。由於泛民補選連續大敗,加上本來就不曾改善的制度,使議會內基本上沒有任何機會以正常方式阻止和充分審議問題多多的逃犯條例提上議事日程。涂謹申幸運地得到機會救了一次場,之後土共已經按捺不住,急急上竄下跳,用盡了各種無恥手段,泛民也使出渾身解數對抗。然而還是擰不過一心要把條例強行通過的政府,終於把一場本來看上去沒有多少希望的事變成一場波及全港的全民運動。
在這場運動中,過往的經驗和判斷作用很有限,因為在規模和手段上都是空前的。69的103萬人遊行,數字本已駭人。但不料610的大圍捕和611的分明濫權做法,同樣也在刷新警隊的行動下限。而政府對大遊行的反應,居然寧願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也同樣刷新所有人對政府觀感的下限。結果612剛開始衝突不到20分鐘,香港人要面對的已不再是催淚彈和警棍,而是漫天飛舞的布袋彈、胡椒球槍和一般只在外國示威看到的橡膠子彈。那些在外國示威活動中常見的傷勢和情景,竟然真的在香港出現了。
從此以後,五大訴求變成了運動的主導。五大訴求是否合理,或如何達到,在此姑不論,但它確實地成為運動中所有參與者的主要連結。
在接着的三個月中,人們創造了許多奇迹,自然也做過不少蠢事;但警隊自麥理浩徹底整飭後42年來重新建立的聲譽,也在這三個月中煙消雲散:
616、71、77、713、714、721、727、728、85、811、831、97、98、915……
每一串數字背後,都是人們以血、淚和汗訴說着的一段故事。在未來,也許還有更多如此組合的數字在等着我們。
啊,還有為運動而自我殉身的8位烈士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