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散記事

大姑父的堂兄因在孫輩中排行最大,我們作小輩的自然跟着要按規矩,叫他大伯伯。他畢業自滬江大學中文系,書讀得不少,惟能力、時運都不濟,沒有多少作為,然則大伯伯雖然作為不大,卻硬骨頭得很,即使在中共治下常遭批鬥,仍總是大嘴巴。大抵中共對他也是沒有辦法,儘管鬥了又鬥,最後還是在八十年代讓他去了美國投靠兒子,據說還健在,算來今年已經九十七歲了,估計大嘴巴依舊,不過大概也說不動了。
大伯伯既是個大嘴巴,事情自然也多,茲散落記述幾件如下:
大伯伯少年時去算命,算命先生看了半天,提筆批曰:「父做高官兒宰相」。大伯伯當時看了不懂,算命先生也不肯講,只說天機不可泄露。後來到中共建政時,十幾個同宗兄弟計劃了一番,決定其他兄弟都分散各地,家屬也都不留在大陸,只有大伯伯因為是長子,就一個人留在景德鎮觀望。結果大伯伯果然做了炮灰,被批鬥得不成樣子,父親卻帶着孫子(大伯伯的兒女們)跑去美國,大伯伯反而要靠父親接濟。後來兒女長大,各自立業,也繼續接濟大伯伯。大伯伯直到這時候才明白那個算命先生的意思:大伯伯的父親是大商家,而兒女們也各有成就,唯獨他自己一事無成,一輩子幾乎全在靠父母兒女,「父做高官兒宰相」,豈不云乎?
大伯伯在反右時(1958)被劃為右派批鬥,罰去掃街掃了一段時間。父親街上見了大伯伯,只敢打招呼,也不敢多說話,大伯伯卻不怕這個,向父親嘆曰:「母舅先生(大伯伯是隨侄子們的叫法稱呼父親,以示客氣),斯文掃地喲!」一旁的「積極」分子聽了,立刻罵道:「你這右派分子又在攻擊黨和國家!」於是大伯伯又挨一輪批。
文革時期大伯伯已從安慶遷到廣州,但右派帽子不摘,故此還得挨批,又去掃街。大姑父(大伯伯的堂弟)以僑領身份來看堂兄,順便帶了四伯伯(是姑父的堂弟,行輩第四)和我父親去。大伯伯這時見了兩個堂弟,唏噓不已,又發揮大嘴巴本色,發牢騷曰:「老弟呀!這真是斯文掃地呀!」大姑父能怎麼說?只好苦笑道:「大哥哥哎!你少講兩句呀!」
大伯伯文革時在廣州雖被批鬥,然則當局批歸批,還要他上「學習班」,說白了就是洗腦,然則這難不倒硬骨頭的大伯伯,大嘴巴照張可也。那時候正好是1971年「永遠健康」林彪政變失敗,想要逃亡卻失敗身死,江青等在毛澤東默許下搞出了「批林批孔批周公」的口號,全國民眾都得批一批林彪、孔子和周公姬旦。某天,學習班幾個很「積極」的農民發言,其中一人如此說:「孔老二呢條仆街冚家鏟,佢竟然敢批評我哋偉大領袖毛主席!」大伯伯的大嘴巴又一次管不住,站起來爭辯:「唔係呀!孔老二果陣都唔知毛主席係邊個,點批評啫?」「你個右派分子,仲同孔老二講好說話?」大伯伯還不肯罷休,反駁對方:「爭成兩千幾年呀喂,佢批評到邊個呀?」「你又係度惡毒攻擊黨同國家,仲質疑毛主席最高指示!唔使講咁多啦,批鬥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