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台語歌之後的閒談(中)

[本來不準備寫那麼多的,上篇就很短,但是實在是越寫越停不下來]
上面提到西卿,這人就是布袋戲大師級人物黃俊雄的第二任老婆(其中恩怨情仇複雜得很,我還是裝不清楚比較好),她的女兒黃鳳儀也是出名的布袋戲歌手,名作也不少,但大概我還是比較喜歡早期的作品,如《風雲女》、《爍爍俊》。要江湖味,《風雲女》完全夠;要活潑生動,《爍爍俊》也交足貨。無他,畢竟是西卿的女兒啊!
《風雲女》全曲可挑出來的重點不多,當初吸引我的一句,應該是這句吧:
江湖風塵的混亂中,無情人卻獻出真情。
這句接上前段的高音,突然一落,然後再轉高亢,灑脫利落。江湖歌要的就是這個味道。
《爍爍俊》是給一個布袋戲少年英雄角色小金剛做出場曲的,所以選的曲風活潑(原曲是橋幸夫的あの娘と僕,所好翻到了,不查的話又會被黃俊雄騙了),詞作內容也很可愛,譬如第一段(括號中是翻譯,[]中的是對詞義或內容的補充,下同):
手握著一對的金剛棍,腳踏進是非地絞風雲。(手握着一對金剛棍,踏進是非地[暗示江湖]中掀起風雲)
維正義、保自尊,打拼無歇睏。(為了維持正義、保住自尊,[整天]奮鬥不歇息)
有人笑阮四界流浪小混混。(有人笑我[說我]四處流浪,只是個小混混[古惑仔])
免受氣,免爭論,盡著阮本分。(不[因為有人笑我而覺得]受氣,不爭論,[只是]盡我的本分)
爍爍俊爍爍俊 爍爍俊爍爍俊
阮就是勇敢的少年君準 (你就是個勇敢的少年啊!)
看看,是不是寫出了一個可愛卻又很有正義感的少年英雄呢?


《風雲女》,MV內容就不要管了。


《爍爍俊》,你跟MV認真就輸了。

接下來講陳雷、蔡秋鳳和黃妃。讓這三個人並列好像很奇怪(歌路完全三碼事),不過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到現在,很有名的台語歌手,他們三個應該是肯定可以佔有一席的。
先說蔡秋鳳。蔡秋鳳的代表作肯定是《金包銀》,唱到現在還在唱,曲詞出自蔡振南。他之前寫給蔡秋鳳,諷刺島內賭風的《什麼樂》,還有些調侃意味,可《金包銀》,從一開始就顯出蒼茫悲苦來了:
別人的性命是框金又包銀 阮的性命不值錢 (別人的性命多貴重啊[框金又包銀,可見有多保護備至],我的性命不值錢)
別人呀若開嘴是金言玉語 阮若是加講話 唸咪就出代誌 (別人要是講話,那就是金言玉語;我要是多句話,馬上就出事情[意即被打])
頭兩句加上蔡秋鳳的厚重鼻音,把整首歌的氣氛都搞得很壓抑。
然後就是Chorus的部分了,不過這部分基本上是重覆前面提到的部分。但之後的那句卻再加了一份無助:
窗外的野鳥替阮啼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窗外野鳥對我叫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自己受屈受苦,卻不能說出口,只有野鳥明白自己,幫自己道出心情。無助之情,表露無遺。末段的兩句更悲:
雖然是作兄弟 阮心也真稀微 燒酒伴阮度日子 (雖然在混黑道[兄弟即黑社會分子],我的心裡還是很惆悵,只有燒酒陪我度日)
過去啊的往事 不敢提起 想要越頭行 怎樣會無勇氣 (過去的往事不敢提起,想要回頭走,卻還是沒勇氣)
底層人物的愁苦往往常被說成是無病呻吟,或說是沒志氣者的愁嘆,但是說這話容易,如何讓他們不如此呢?卻是沒有人去想的。這首歌能紅,一方面是蔡秋鳳本人唱得好,另一方面是蔡振南的詞填得好,實在入肉。這首也是蔡秋鳳的定型作——從此以後,她大部分的歌都是苦情歌(這裡的苦情不一定指情歌),當然也不是沒有勵志歌,譬如《一步一腳印》,但佔比確實難以和苦情歌匹敵。


《金包銀》(MV的質素就不要要求太高了,這MV的年紀跟我一樣大啊)

陳雷做歌手以前一直是工人(其實大部分台語歌手家境都不好,他們做歌手的誘因也正在於此),而且感覺總是笑眯眯的,所以他來唱低下階層的生活時,就很有苦中作樂的意味。當然他也有一些低沉悲苦的歌,不過這裡只就他的兩首成名曲胡說幾句,即《風真透》和《歡喜就好》。前一首講的是打工族心態,後一首就有些勸人看開些的味道了。
先說《風真透》吧。咦?不是說打工族心態嗎,怎麼和風有關係?看了第一句歌詞你就會明白的:
今嘛日風真透,頭家的面臭臭 (今天的風真大,老闆的臉色很壞)
這個風不是別的風,是老闆的脾氣。
接着看吧。
代誌嘛抹講介大條 啊著煩惱假強要擋抹條  (也不能說是多大的事情,但已經煩得讓人受不了了) 今仔日風真透 春我這顆愿頭 (今天的風真大,剩我這個傻瓜)
代誌是永遠做抹了 薪水總是嫌無夠 (事情是永遠做不完,薪水總是嫌不夠)
這不就是典型的要看老闆臉色、有做不完的事情,卻沒有多少銀子的打工族形象麼?


《風真透》的MV,還是那句話,聽就好了……

《歡喜就好》[高興就好]則不同,用上帝視角去看人,把人們得隴望蜀、人心無足蛇吞象的心態表露無遺。整首歌詞全是用對比法寫的,就更容易看出這點來。
一開始時,《歡喜就好》就點明了主旨:
人生海海 甘需要攏瞭解 (人生漫漫,哪需要都活得明白)
有時仔清醒 有時青菜 (有時候清醒,有時隨便)
有人講好 一定有人講歹 (有人說這好,就一定有人說它不好)
若麥想嚇多 咱生活卡自在 (如果不想那麼多,我們的生活就很自在了)
接着就點出人心無足,你看我好我看你好的心態來了——
歸工嫌車無夠叭 嫌厝無夠大 (整天嫌車不夠新潮,嫌房子不夠大)
嫌菜煮了無好吃 嫌某尚歹看 (嫌菜煮得不好吃,嫌老婆不好看)
駛到好車驚人偷 大厝歹拼掃 ([可是]開到了好車又怕遭偷,[住在]大房子打掃勞累)
吃甲尚好驚血壓高 水某會兌人走 (吃的太好怕血壓高,老婆太漂亮了又怕她跟人跑了)
前兩句與後兩句恰成對比:前段說的是條件較差者的煩惱或野心,後段說的卻是富裕者在得到了不特別富裕者所需的東西後,所要面對的問題。不是嫌車子不新潮嗎?那就賺錢去買一部吧。但車子太好,又怕遭賊人看上;不是嫌房子小不好住麼?可是買大了,打掃起來豈不也是麻煩?菜煮得不好固然可以吵上一吵,但要是日日食好西,只怕一樣要犯病,吃出高血壓來,還不是一樣?娶了老婆又嫌三嫌四挑毛病,可要是老婆一點毛病也沒有,做丈夫的不還是要怕自己配不起被抛棄?其實折騰半天,我們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陳雷當然沒有答案,而我們似乎也沒有答案。
不過總要給個說法的,末了一段,陳雷接着唱道:
人生得得  親像一場𨑨迌 (人生短短,就像一場遊戲)
有時仔煩惱  有時輕可 (有時候煩惱,有時候輕鬆)
問我到底腹內有啥法寶 (問我身上到底有什麼法寶?)
其實無撇步  歡喜就好 (其實沒別的,高興就好)
然而說是這樣說,嗚呼,君子有終身之憂,又怎麼高興得起來?范文正公說後天下之樂而樂,也似乎是遙不可及的。


《歡喜就好》,原本不想用這個版本,但不知道為什麼有個好一些的沒了,只好用這個。從MV中在街上取景的片段看,當時被當了群眾演員的路人們似乎都當陳雷是神經病……

黃妃出名,始於她的《非常女》,這是她的處女作,曲子取自森昌子的《北寒港》,不過黃俊雄的兒子黃強華填詞時卻隱去原曲,這方面就不值得鼓勵了。
結果黃妃從2000年正式出道(《非常女》是1996年錄的)到現在,幾乎所有找得到的商演片段,她都還在唱這首和另一首2000年出自陳明章之手的《追追追》! (《追追追》見後)
黃妃的音色很甜美,但真正厲害之處是轉音和半破音的處理,當然換氣咬字這些本來算基本功的東西,由於黃妃的歌很多節奏快或變化很大,要做好基本功也就成了極高難度的工作。
有多難?看《非常女》就知道了。
以《非常女》為例,由於行文要求,歌詞雖然不長,卻不允許有較長的停頓,例如第一段副歌的第一句:
風啊!請你將我的愛吹向天邊,化成雨水沃醒不解情意的伊(只譯後半句:化成雨水灑醒不解情意的他 )
這段副歌除去"風啊!"一段或末段“伊”的拖腔之外,其他的歌詞 ,前一分句10個字要在兩秒內唱完,後一分句11個字也只有兩秒半,這一點時間中要咬清楚字還要不喘還要轉一次"的"的調再加“伊”的拖腔。老天!
另一段副歌的第一句較短,但又多了轉音要求:
月啊!請妳照明阮的感情路,不通乎阮不知何去何從 (月啊!請你照亮我的感情路,不然我不知道何去何從)
這裡"請你"還在前句"月啊"的調上,到"照明阮……"才轉下去。當然末了還要拖"從"字的腔。
以為這就很多了麼?真正轉音轉得多的都在後面了:
一陣風一句話,一滴雨水一分癡,用真情編織的夢比花蜜卡甜。(只譯後一句:用真情編織的夢比花蜜更甜)
短短的感情路,卻是千萬年。(這不用譯吧)
這段是先是一句一個轉音,越轉越低,轉到用"真情編織的夢比花蜜卡",才用"甜"字轉回原調;然後"短短的感情"用原調,由"路"起調,"卻是"、"千"、"萬"、"年"轉了四次,而以"千"最高。
半破音是演唱時的一種修飾手法。用一個較熟悉的例子來說,在《灰色軌跡》的"這個世界已不知不覺的空虛",最後兩個字便是半破音。
《非常女》中的半破音很多,不去仔細提了,但最難是副歌的"一滴雨水一分癡"(或者"一滴目屎一陣悲"[一滴眼淚一陣悲])中的第四和第七個字,也就是半破以後又要調回原音再半破一次,而且還一直在轉音。
所以寫到這裡,大概不用多說下去,你就知道黃妃的歌唱技巧有多高了。


這是黃妃2009年被蔡康永和楊謹華拱以後即場唱的《非常女》版本,因為主要演示的是尾音,所以已經沒有特意強調半破音,轉音也少了一次,但依舊超高難度


《非常女》的原音,之所以不用滾石版,主要是這首歌的正版MV比前面的那些正版MV不知所云的情況更嚴重,尤其非常女這個偶的造型真的不好看。真人版也是看完以後各種黑人問號,不知道怎麼拍的。還不如用fans自製的呢。

但這還不夠,因為她另一首名曲《追追追》更厲害。這是台語搖滾教父陳明章的手筆,難度又上一級——《追追追》的曲風讓當時很多人以為這首歌是布袋戲角色的主題曲,但其實沒有那回事,陳明章自己在訪問也說一開始是想為一個關於布袋戲的電視劇寫主題曲,然而靈感來源卻源自《天龍八部》。
這從歌詞的開頭處就可以感受到:
千江水 千江月 千里帆 千重山 千里江山 我尚水(最後一句意思是:我最漂亮)
萬里月 萬里城 萬里愁 萬里煙 萬里風霜 我尚妖嬌(最後一句意思是:我最妖嬈。妖嬈者,美麗也)
一開頭就是廣闊無垠的視野(千江水、千里江山、萬里月等等,都是遠眺才會有的景象),誇張是誇張了,但卻又不是全然脫離實際。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出來一句"我最漂亮",不需要其他的形容詞,就自然地把一個充滿自信而又豪情萬丈的女子烘托出來了。
然而這兩句恰恰是最難唱出味道的!
因為這兩句在一開頭節奏很慢,第二次唱快一些,但其實每一句都在轉音,同時又要調整氣息,不然唱到"千里江山"就岔氣了。而且為突出詞中女子的形象,"我"字必須升調,這等於是在原有難度上再加一層。
接下去的歌詞是:
什麼款ㄟ殺氣 什麼款ㄟ角色 什麼款ㄟ梟雄 迫阮策馬墜風塵([要有]怎樣的殺氣、[是]怎樣的人物、怎樣的梟雄,[才]逼得我騎馬墜入凡塵[此處的風塵似宜作凡間理解]?)
什麼款ㄟ愛情 什麼款ㄟ墜落 什麼款ㄟ溫柔 乎阮日夜攏想你([要有]怎樣的愛情、怎樣的墮落、怎樣的溫柔,[才]讓我日夜都想念你?)
這段是寫女子心上人的形象。上半部分說到心上人的英武形象,同時承接上段;但到下半部分說心上人的性情時,則筆鋒一轉,將視野收回到女子自己的視角中,也把心上人剛柔並存的形象描繪出來。這同時也是利用心上人烘托女子:心上人都如此優秀了,那愛上他的女子應該也是個優秀人物吧!
下兩句歌詞一樣,"真久以前(很久以前) 狼主的傳說 如今狼煙再起",再把視線拉回大漠風煙的景象。狼主云云,這是用了《天龍八部》中喬峰那個狼刺青來寫,用的是圖象的表意,不是真有個狼主什麼的。至於為什麼要唱兩次,那是因為第一次要承接上段的調子,等到第二次才起調。
之後進入副歌,陳明章寫道:
啊    追 追 追 追著你ㄟ心 追著你ㄟ人 追著你ㄟ情 追著你ㄟ無講理 (啊~追、追、追!追着你的心,追着你的人,追着你的情,不講道理地追着你!)
啊    煩 煩 煩 煩過這世人 心肝如蔥蔥 找無酒來澆 (啊~煩、煩、煩!煩惱一輩子,心肝亂糟糟,[卻]找不到酒來澆[相思的愁緒])
嚥氣啦!麥擱那麼大聲對我講話 (一肚子氣啦!不許這麼大聲跟我講話[暗示心上人吵架頂嘴]!)
啊 亂 亂 亂 女人ㄟ心 豆腐做ㄟ 為你破碎 任由針底劃 (啊~亂、亂、亂!女人的心[是]豆腐做的,為了你[可以]破碎,[也可以]任由[你用]針來劃!)
看!這真是一位剛烈的女子啊!為了追尋心上人,可以策馬疾馳,窮追不捨。即使當她追了很久,心上人還是追不上,心頭苦惱時,也一如男子般借酒消愁。
然而這般剛烈的女子,卻還是有她溫柔的一面:她會嫌心上人跟她吵架,大叫"嚥氣啦";但她還是會為了愛情而願意交出自己的真心,即使受多少傷害也在所不惜。
陳明章這刻劃心理的筆鋒確實妙。
由歌唱方面說,副歌節拍一轉,變得很是急促。歌手由"追、追、追"高音後要一直轉下來,轉到"無講理"又要乾淨利落地轉上去,然後"煩"一段又要再轉下去。
然而你以為就要一直這樣了嗎?不是!"嚥氣啦"一句又要再衝高音,之後到"亂"一段才再轉下去,到"任由針底劃"再轉回原調!
所以整首歌真的很難很難,所有人翻唱都是痛苦萬分的事,要唱出那特有的江湖味來的人更幾乎沒有。蘇打綠也就是把歌唱完了而已,境界還是不到。當然男聲部本來要唱完就不容易,也不去苛責了。
反而包辦詞曲的陳明章自己唱的一個版本我倒是很佩服,但這裡既然說的是黃妃,也就不在這裡多說了,下篇會特意講他的《抓狂歌》,和他唱的《追追追》。


《追追追》的原音,不用滾石版MV的原因和《非常女》一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