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貓備課札記 – 來歷不是故事創作

敕勒川,陰山下。天似穹廬,籠罩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這是很有名的《敕勒歌》,興趣有無姑且不論,但多數總聽過的。原文很好懂,詮釋也不會有其他東西要考慮,但我看到教育局2010年再版的那本《積累與感興:小學古詩文誦讀材料選編(修訂)》的150篇小學選文集中介紹《敕勒歌》的來歷時,實在是太顛覆印象了,讓我這個寫過東西魏戰史的人受不了。
教育局對其來歷介紹如下(全文照錄):
公元546年,東魏權臣高歡帶兵攻打西魏的玉璧,久攻不下,士卒死約一半,高歡本人也中箭卧病。聽到軍心動搖,高歡扶病掙扎起床,親自去各營寨,安定士眾,然後召集全體將領商議軍情。由於高歡的軍隊中有不少是敕勒族人,故他命令大將斛律金唱敕勒族的古老民歌《敕勒歌》來鼓勵士氣,高歡也親自和唱。
據說斛律金和高歡等人粗獷悠揚的歌聲從主帥的帷幕傳到軍中各營寨,頓時,士兵都跟着齊聲高唱起來。昂揚的歌聲,響徹雲霄。讚美故鄉的歌聲永遠能激勵人心。高歡及時抓住時機,在軍心振奮的時候,率領大軍順利撤退,保存了軍隊的主力。
——————————————–
乍眼看,似乎是個很機智的故事啊。然而徵諸史文,就大謬不然了:
《北史·本紀第六·齊本紀上第六·高祖神武帝(高歡後來的謚號)紀》是這樣提到《敕勒歌》的:
(高歡圍攻玉璧城不下)神武有疾。十一月庚子,輿疾班師。庚戌,遣太原公洋(高歡的次子)鎮鄴(東魏的首都)。辛亥,征世子澄(高歡的長子)至晉陽(高歡的基地)。……己卯,……是時,西魏言神武中弩。神武聞之,乃勉坐見諸貴。使斛律金《敕勒歌》,神武自和之,哀感流涕。
——————————————–
教育局選文的來歷介紹和史文的說法分別在哪裡呢?至少三項。
1. 敘事次序。
教育局版本:攻玉璧不下>帶病安撫官兵>召集將領>叫斛律金唱《敕勒歌》>士氣鼓舞>順利撤走
史文:攻玉璧不下>患病>撤走>傳言高歡中箭而死>帶病召集權貴>叫斛律金唱《敕勒歌》>高歡落淚
2. 唱《敕勒歌》的原因
教育局版本:鼓勵士氣
史文:沒有提
3. 唱《敕勒歌》的效果
教育局版本:士氣高昂,順利撤退
史文:高歡和唱時落淚
那到底哪一種說法可信?雖不能說《北史》必對,但考慮前後的形勢,顯然《北史》的說法更接近當時的情況。為什麼呢?這又要從兩個方面看:
第一,高歡圍攻玉璧失利後潰敗的可能性很低,因為西魏守軍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對東魏構成威脋,這由守將韋孝寬在接戰過程中從不出城,與高歡圍攻時毫無顧忌兩點可知。而且按《資治通鑒》,高歡撤退的原因並非患病,而是有流星落下,導致軍中士氣低落所致的。
第二,看《敕勒歌》的內容,如果聽在敕勒族軍士耳中,所生出的情感應該是思鄉之情,但當時他們人在前線,勾起敕勒軍士思鄉之情的話會提振的了士氣嗎?恐怕是想逃亡的心思越發提振了吧!
進一步地說,高歡抱病和權貴(教育局版本指為安定士卒)見面,主要目的還是為了破除西魏的宣傳,顯示高歡尚在生而已。當時高歡已回到老基地晉陽,因病得很重,急召長子高澄前來,正是為了交待後事。高歡作為一代霸主,在面對死亡時卻做不成他最重要的事業,這如何讓高歡甘心面對自己將要死去的事實?所以《敕勒歌》我們可以看作是高歡對往事如煙的感慨,是高歡對晚年失敗的不忿,是高歡對時日無多的悲鳴,更是高歡對家鄉生活的懷緬(高歡生長在邊境地區,生活環境正是如此)。這許多的情感混在一起,才能讓《敕勒歌》成了高歡的精神依托。所以這才能解釋高歡為何要唱,卻也因此落淚。較諸曹操晚年的《短歌行》,《敕勒歌》文字雖不難懂,但內中含意卻也深遠得很。
但教育局的寫法卻用了最糟的辦法,不但傳不了意,更不合事實。寫起來倒是還能把話套好,但內容則是創作居多。這種寫教材的手法,固然是有程度考慮而來的限制,然而為了降低難度而徹底把來歷當故事創作寫,索性拿幾個元素來吹一個故事就混過去了,這不僅對學生感受能力的培養沒有好處,同時也搞混了《敕勒歌》的內涵,把《敕勒歌》看成威武雄壯的曲調,然而看《敕勒歌》的內容,「天蒼蒼,野茫茫」,明明就是沉鬱的筆調。要遷就程度,在介紹時大可以避開不講高歡唱歌的背景,而將來歷純粹限制在賞析的層面上看就可以了,否則,將這部分內容儘可能刪削至學生可理解的範圍內,也是可以的。
寧少教,勿教錯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